歐洲時報本篇文章1619字,讀完約4分鐘

一個同性戀英雄在廢墟中尋找被綁架的孩子:馬龍·詹姆斯(Marlon James)在他的新小說《黑豹》(Red Leopard),《紅狼》(Red Wolf)中,在非洲中部建立了一個畫面完美的幻想世界。

如果您在相關商店頁面上仔細閱讀過美國讀者對“黑豹,紅狼”的評論,很快就會發現分歧受到了美國新聞界一貫的瘋狂批評。據說,買這本書的原因恰恰是因為那些熱情的評論,而現在卻非常失望,尤其是語言。

的確是:馬龍·詹姆斯(Marlon James)沒有在那里囚禁。他不僅在暴力方面表現出色,而且在性別方面尤其如此。他的主人公拋出數十次“操神”根本不是,而是:實際,相當明確地描述了性交,這給書增加了另一層含義,即自我授權。

這本書的主人公是同性戀,一些最重要的共同角色也是如此,他們彼此廣泛相愛,對他們而言,在旅途中會遇到什么保留似乎并不重要。同性性是本書最令人愉悅的方面之一,在牙買加作家的寓言世界中遇到的保留要少于現實中的保留。

前幾頁概述了“黑豹,紅狼”的旅程。英雄,僅被稱為“尋求者”,是要找到一個被綁架的孩子,他可以在我們時代之前的一個非洲王國中恢復王位的原始秩序。尋求者是完成此任務的合適人選,因為他不僅擅長長矛和投擲斧頭,而且還具有其他才能:即使在遠距離時,他也可以聞到氣味。一旦風化,他幾乎就不會消失。

在他的搜尋中,他有許多同志陪同。在其中可以找到有時變成人類的豹子,以及永遠是水牛的水牛,月球女巫和被稱為巨人而遭受極大痛苦的巨人。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

同樣大的是他攻擊的敵人數量。有來自血沼的佐格巴努巨魔-以及伊貝吉(Ibeji)。這是一個畸形的雙胞胎,當受到一群酷刑煉金術士審問時設法穿透他的頭部。他必須與七個搖擺人的雇傭軍以及幽靈,夜魔和吸血鬼閃電鳥作斗爭。

因此,這是一個基礎廣泛的英雄傳奇,其中流淌著大量的鮮血:即使是在尋找者途中,穿過神秘的城市,穿過茂密的森林和各種危險,也會在他身后留下毀滅性的痕跡。然而,他并不在乎這條路,因為他有孩子:不是親生的,而是他所領導的那些。一群所謂的Mingi,從他的家鄉變形了的生物,他曾經從死里解救出來,現在又處于危險之中。

馬龍·詹姆斯(Marlon James)需要800頁才能講這個故事。四年前出版的上一部小說《七個謀殺手簡史》同樣廣為流傳,但我們在這里采用了另一種敘述方式。詹姆士(James)在1976年鮑勃·馬利(Bob Marley)謀殺未遂事件中獲得曼布克獎的小說中,他的觀點豐富多樣,他現在需要一個地方來建立自己的世界并非常準確地描述。

他運用了著名的傳說,例如貝寧和尼日利亞約魯巴人的宗教信仰,贊比西河周圍的古代部落以及他們自己的思想世界。希臘神話也有許多相似之處。讀者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到達那里。即使詹姆士提供了指導,也給人詳細地開了序,有時提供了很好的建議,并整齊地繪制了所有位置,但有時卻失去了善與惡,友善與仇敵的知識。然而,有人喜歡繼續關注。

非洲的“權力游戲”

一方面,這有明顯的作用原因:如果取景器打架,則冒煙,發臭和墜毀,從上而下,向前,向后,向右,向左走。作為“非洲的“權力游戲”,作者本人曾描述過這本書-并遇到了這種不太嚴肅的陳述,顯然是很緊張的。從那時起,這個詞不僅出現在幾乎所有批評中,喬治·RR·馬丁本人也祝福他。

但是,由于詹姆斯將他的幻想小說的變體與其他流派和藝術流派進行了各種交叉引用,因此這種比較沒有達到:人們可以在這里讀到美式紙漿小說,莎士比亞戲劇和希耶洛繆繆斯·博世的繪畫的喜悅。如果《紐約時報》將漫威漫畫發揮作用,那么她并沒有錯。

最重要的是,詹姆斯的某些思想在當時當然可以看作是評論,是對社會傳統過程的質疑,甚至是關于“ 假新聞 ” 主題的論文:因為尋求者傳播的故事并非源于讀者,但向監獄看守講話。曾經說過:“當一個人兩次說同一件事時,真相就變了。”

這句話與“黑豹,紅狼”是三部曲的開始很吻合。馬龍·詹姆斯說,我們將從他那里得到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版本。電影版權已經出售。